加氢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氢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学凌在腾讯阴影下

发布时间:2020-06-29 17:34:25 阅读: 来源:加氢缓蚀剂厂家

第1页:李学凌写给马化腾的一封信第2页:李学凌和丁磊第3页:李学凌和雷军第4页:李学凌和YY第5页:李学凌和钱第6页:我坚信创业家一定会打败企业家

又一个挑战腾讯的故事。“YY-QQ之战”无关生死,却涉及到所有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关系问题。

文/本刊记者雷晓宇

李学凌写给马化腾的一封信

这一仗输赢都无所谓。赢了,我们变成新兴的颠覆者,成为能够和腾讯比肩的公司。输了,我们就小小地活着,有天花板地活着。我会再找机会。

我们没有恩怨。我们甚至素未谋面。今天,我想说的不是两家竞争公司的关系问题,而是腾讯和创业公司的关系问题,甚至所有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关系问题。

今天,大家都有“恐腾症”。腾讯帝国是这样的,最核心的是IM即时通讯系统,周围有很多附属国。空间跟51打,安全跟360打,下载跟迅雷打,但是所有人跟腾讯的作战都从来没有打到过腾讯的主场,都是跟腾讯的附属国在打。这样就算赢了也没用,就算赢了,你也不可能动摇整个腾讯帝国。我希望,我们能够最终成为马化腾会看重的竞争对手。

这不是荣誉,这是人生必经的一站。腾讯像个牧师,而一个男人要想过一个成年礼,就必须经过这个牧师的洗礼。这个牧师跟你打一仗,你没死,你还活着,还能爬起来,看到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你就算是一个成年的公司了。

其实腾讯骨子里是有怕输情结的。腾讯每看到一个竞争对手,都会觉得这个人是要来颠覆我的,然后无论大小,就会倾力出战。博客要倾力出战、微信也要倾力出战、微博也要倾力、拍拍也要打、搜索也要打⋯⋯基本上,互联网没有腾讯不打的方向。这是不自信的表现。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自信,要看他不为的东西是什么,不要看他有为的东西是什么。他做的事情往往并不代表什么,他不做的事情才代表了他的思想。

腾讯最喜欢的是什么呢?就是修改游戏规则。先把我改成不死,把我的血锁定,子弹改成无限,再去打这个游戏,这时候我才踏实。腾讯经常会用一些遏制手段,比如我不跟你合作,谁跟你合作我就买了他,谁跟你合作我就不跟他合作了,我就收拾你的上下游。

这样一个企业,到了这么大的规模,你要为这个社会带来什么?想清楚了没有?Facebook说想接管全世界,它要干什么事想得很清楚。仔细想一想,腾讯的问题就是丧失了理想。它没有给整个互联网做一个梦,说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在哪里。创业的时候,我不知道腾讯是不是有一个明确的理想,但它至少不断地在为一个明确的目标努力,就是要把即时通讯做到最好,让一个技术变成人可以信赖的东西,所以腾讯成功地赢了。

但下一步呢?它不知道。

我认为腾讯在整个企业的规划和目标方面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带来的?是长期做老大带来的。长期做老大,认为皇帝是我的,天下是我的,我一定要建一个长城把它围起来,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但别忘了,世界在发展。今天你围的这块地已经觉得挺大的了,比如,三大门户围的地儿到今天都没有被破掉。但是一个优酷上市就是70亿美元,一个凡客上市可能100亿美元,你围的这块地也不算什么了。大家才明白,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市场和机会。腾讯今天就像是《无极》里的皇帝,在建那么一个城,圆环套圆环,最后是没人攻进来了,但回头一看,原来圆环之外广阔的土地全是别人的。

中国商业的历史不长,所以大家对企业存在价值的反思还没有真正开始。都还在乱战呢,都还是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今天你卸我一胳膊,明天我卸你一腿,还是小混混在街上打架。但是,这里面的大佬已经是杜月笙了,你要开始考虑怎样维护上海治安,怎样让上海变成长期可繁荣的城市。你要考虑江湖是怎么回事,理想是怎么回事,网民的利益是怎么回事,怎样为大家提供未曾有过的方便。你需要从杜月笙转型为蒋介石。

对我个人来说,这一仗输赢都无所谓。个人的物质需求是有限的。你坐一趟湾流私人飞机和坐一趟头等舱,差别有多大?没多大,都是坐这么大一个位子,都是脚能伸直而已。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赢了,我们变成新兴的颠覆者,重建这个市场的规矩,成为能够和腾讯比肩的公司。输了,我们就小小地活着,有天花板地活着。我会再找机会。

最后,我想要问:你这么有钱了,能不能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一家平台级公司所谓的开放,却成了一家创业公司的噩梦。战争一触即发。

腾讯公司宣布“全面开放”的当天,2011年6月15日下午,多玩游戏网总裁李学凌连续发了两条新浪微博。他说:“腾讯刚刚停掉了跟YY的所有合作,就召开了开放平台大会,说什么合作共赢。真是可笑。”他又说:“马化腾刚刚讲完:全平台开放,而不是有所保留,另外一手,就从总裁办下令,终止跟YY的一切合作,包括已经签了合同的合作都停止。我想大家都是明白人。”

短时间内,这两条微博得到了800多条转发和300多条评论。接下来直至午夜,李学凌总共发了9条相关微博,进一步解释此事,他的微博账号多了近万名粉丝。这显示出人们对于大公司挑战者保持着一贯的兴趣。当然,更多的人因此知道了李学凌,这个由媒体人转型创业的可爱的胖子,沉寂五六年、突然跳出来的“腾讯杀手”。

李学凌选择在腾讯召开开放大会的敏感时机,用微博这种草根的方式,终于把他和马化腾之间,或者说,YY语音和QQ TALK之间的业务冲突公开化了。或者说,他是“被敌人”的。

暗涌早就存在。

2005年6月,李学凌从网易辞职,在广州创立了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打多玩游戏导航。2008年7月,他正式推出YY语音,并且于2009年4月成立了独立的YY语音客户端事业部,将之视为下一个十年的业务重点。今年初,YY语聊软件的注册用户据称已经超过1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300万,覆盖超过70%的网游用户,盛大、金山游戏等大型网游厂商都是它的客户。

当然也包括腾讯游戏。腾讯研发同类软件QQ TALK的时间比YY语音要早,但在企鹅帝国的诸多业务里没成为重点。今年4月,腾讯重新进入这一已被证明前景广阔的市场,QQ TALK测试版上线。一个月之后,已经有用户发现,在玩QQ游戏《英雄联盟》的时候,如果不挂QQ TALK,就得不到激活码和礼包。如果腾讯未来进一步把QQ TALK和旗下游戏及更多应用捆绑的话,YY语音将失去腾讯的用户。YY简直是出生在一个杀戮战场,这注定了它多舛的命运。单单在2010年的游戏语聊领域,YY语音就有iSpeak、新浪UC、盛大EZ语聊以及网易CC等竞争对手。

腾讯的表现看起来正常,李学凌的指责(见“李学凌写给马化腾的一封信”)显得大而无当,尽管按照惯例,人们会把更多的宽容给予处于弱势的挑战者。

腾讯的拒绝合作对YY构成的影响可以大致推算出来。腾讯占据中国网游四分之一左右的市场,即使腾讯全面封杀YY,后者的市场份额减少不到20%。多玩网声称YY超过70%的用户来自非游戏领域(远程教育培训、会议直播等),则YY失去全部腾讯用户至多不过占其总用户的5%。

李学凌可能在制造一个事件。至于他是否能成为“马化腾看重的竞争对手”,不得而知。但作为创业者,李学凌的故事足够丰富,并且锋芒毕露。这个中国早期的IT记者曾采访大量IT名人如张朝阳、周鸿祎、雷军等,30多岁即在搜狐、网易担任要职,并最终进入了自己当年的采访对象的行列,尽管排名尚后。

他有野心,有激情,勤奋异常,目光敏锐,自以为是,做事果断,不停地寻找更大的目标。事实上,他先后进入的行业都以模仿他人开始,然后超越之,正如腾讯目前对其所为,不过公司规模大小有别而已。

所以,真正的黑马不是靠挑剔他人的奔跑方式胜出。

靠的是速度。

在6月15日前后,我在北京和广州分别见了李学凌一次,他除了一句“假开放、真长城”之外,并未表现出大难临头的焦虑和惶恐。但看得出来,这个夏天他过得很不安生。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经常半夜还不睡,那一张圆脸在华南闷热蒸腾的空气里湿了个透。不过,这多半不是因为焦躁,而是某种兴奋。一个经过长久奋斗的人终于要面对一次决战的那种兴奋。这种兴奋经常被长久的沉默代替。他心事重重。

我问他,你也做过记者,如果记者李学凌来问今天的创业者李学凌,他会问什么?

大概又沉默了一分钟,他说:“他会问,你这个事情做得成吗?”

(责任编辑:HN026)

成都年会

成都活动策划

成都年会庆典

成都活动策划执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