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氢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氢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市场的梦醒时分

发布时间:2020-10-16 23:46:15 阅读: 来源:加氢缓蚀剂厂家

市场的梦醒时分

市场刚刚燃起的些许激情可能正被一些莫名的恐惧所熄灭。沪深300指数期货在2526点阻力位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在此之前,中国的股票市场持续上涨了5个交易日,这样的行情在今年以来都十分罕见。银行类的股票带动了市场的做多热情,理由是相对于全球的银行业估值,中国的银行股的价值被普遍低估。  银行被低估的理由被分析师们痛陈无数遍,但是半年以来仍然鲜有投资者愿意买入,倒是那些有着各种光鲜概念的小公司活蹦乱跳,令投资者怦然心动。投资者仍然担心不断恶化的银行资产质量,一旦贷款出现大的问题,恐怕其估值不得不重新考量。不过,好消息是,政府有意让银行贷款资产进行证券化,也就是说,那些糊里糊涂贷出去的钱,再一打包重新卖给投资者,银行的风险得到释放,投资者得到新的投资机会,何乐而不为?  从这里可以看出,银行仍然是天之骄子。10年之前,政府正是动用了汇金的血本拯救了整个中国银行系统,那时候,中国银行业被国际投资者认定已经技术上破产,而如今,正当银行业再次面临债务问题的考验的时候,它仍然有机会可以堂而皇之地将其充满疑问的信贷资产出售给投资者,真是令人生叹!  不过,对此,投资者最终将作出自己的判断。这种表面利好对股价的支撑作用可持续的时间难以更长,银行股已经停止了上涨,本周将是整个市场进入一个相对理性和降温的过程。  美国人似乎没有更多理由不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了,上周公布的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降至2006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美联储的官员很难再以含糊其辞的语句来表达他们在退出QE方面的立场,他们必须清楚地、毫不掩饰地向公众告知他们准备不再额外增加联储持有债券数量的做法和步骤。基于这样的原因,国际黄金价格本周跌去了6%的价值,叙利亚战争疑云的突然散去使得做多黄金失去了依据,笔夫在8月30日黄金反弹至1400美元之上时发表的《金融市场不惧战斧》一文中做出了明确预测,告知黄金已经反弹见顶,文章中说:“黄金价格在被战事消息推升到了1433美元的反弹高点之后开始下跌,现在没有任何一场战争足以使人恐慌到诱使投资者真正买入和持有黄金,就像当年小布什所开启的战争一样。相反,这一次的向上的脉冲完全出于短期的交易因素,各国中央银行也不会甘愿在1400美元之上持有黄金,全球整体的流动性状况不支持黄金价格幅度更大的上涨。”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笔夫在7月份黄金价格阶段性见底以来首次公开唱空黄金,尽管我是黄金的主要看空者之一,但在7月初,笔夫已经明确提醒投资者不要再盲目做空了。  与此相关的是,原油价格可能也已经见顶,国际原油价格在2013年的强劲上扬与供需基本面毫无关系,相反,由于美国能源供应局面的革命性进步,全球原油正处于10年来最好的供应状况,经过若干年的过度投资,原油市场在今后几年内的供大于求状况已成定局。虽然美国经济的复苏支撑了油价上涨,但是北海布伦特市场相对于美国市场的溢价水平已经大大缩小,反映出全球经济并没有与美国同步复苏,相反,全球原油市场的最大的需求增量来源正在萎缩,仅这一点就不会支撑国际油价在更高的水平上运行。相反,随着秋季的到来,美国市场需求将会减缓,价格处于回落预期。如果秋季美联储顺利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油价上涨就更加缺乏金融基础,事实上,量化宽松对于油价的支撑作用至关重要。  同样将会受累于QE退出的还有美国的股市,前几期笔夫曾在专栏文章中告诉大家,美国股市正在做大顶,现在,你能清晰地看见这个顶的形状和构造了吗?美股下跌的动作可能有些迟缓,但是一旦毅然下跌,那可不是金融市场的小事,因为,它结束的是2009年3月份以来的上涨过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衡量,这都是美国历史上最壮观的一次牛市之一,虽然其持续时间无法与1987年至2000年的牛市相比,但是其上涨的速率却是高出许多,在3年半的上涨时间中,美国道琼斯指数涨幅达到了150%,并且创出历史新高。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业绩是美国在经济复苏过程中所取得的,从某种程度上令人难以理解,但是股市上涨的动力来源于大公司严格控制投资和人员规模,减少开支,这当然会在短期内有利于业绩的提升和股价的上涨,但是,不利的局面是,长期投资的减少,会削弱公司成长的可持续性,目前的股价已经完全反映甚至透支了公司的长期前景,美股难以走得更远。  那么中国的创业板和一些低市值的公司股票就要小心了!一个说法是,虽然中国股市几年来表现萎靡,但是这些公司的股价一直在追随美国股市前行,这是中国证券市场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其高估值曾受到市场的广泛质疑,但是仍然走出了惊艳的行情,如果这些公司在未来不能拿出有说服力的业绩向投资者交待,以兑现高成长的承诺,那么其股价根本就不可预测。  但是属于高成长的时代正在过去。中国经济的模式正在发生变化,连政府都可忍受相对低速度的经济增长,那么企业也应当适应中速或者低速增长的时代,过高的成长预期所催生的股价并不靠谱。

alevel经济学

alevel考试辅导

gcse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