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氢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氢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港企海外收购长建欧洲捡便宜货中电单打独斗许昌

发布时间:2020-10-19 05:17:03 阅读: 来源:加氢缓蚀剂厂家

长和系密锣紧鼓进行“世纪重组”,近年积极进军海外的系内公司长江基建(01038.HK)1月20日宣布,伙拍长实(00001.HK)收购英国三大列车租赁商之一Eversholt RailGroup,作价11.4亿英镑(约134亿港元)。

连同是项交易,长建于短短半年内进行了三项收购,涉资达300亿港元,难怪市场中人称它为集团的“购物篮”。长和系大重组,背后原因人言人殊,但集团发展重心和投资目标转向海外,并非一朝一夕,长建海外并购尤其进取,大单相信陆续有来。

欧洲“捡便宜货”

同是经营/投资公用事业,长建涉足的业务虽远较中电控股(00002.HK)广泛,但两者皆放眼海外,只是长建“猎物”遍布欧英加澳,而中电则聚焦澳洲和亚太区,并没有把业务和投资地域扩展至世界每个角落之意。过去几年欧洲国家深陷财困,政府为减轻财务负担并改善公用事业的营运效率,纷纷向私人投资者出让控制性股权,为长建提供了不少“捡便宜货”的机会。

中电与长建的海外拓展策略也许不能直接比较,但两者俱着眼能持续提供稳定收入的项目,收购又都涉及庞大资金,企业须以举债应付。从这点出发,长建和中电的分别便值得一谈。

长和系的股权架构(不论重组前后),远较由嘉道理家族掌控的中电复杂。长建收购海外资产,每多伙拍系内公司进行,于收购目标所占股权则按其在财团里的比例分配。在涉及这种安排的交易中,长建于收购目标中独自持有的权益低于51%控制性股权,既能享受相关资产日后提供的盈利贡献,又毋须把收购目标的债务放进资产负债表内。另一边厢,与长建合组财团进行收购的系内公司,整体债务近年也许增加了不少,但长建在每家公司中的持股皆不足51%,相关负债同样毋须在长建表内综合入账。

中电“单打独斗”

反观中电,由于没有类似安排,海外收购涉及的债务,无法透过系内公司“分摊”。这些年来,中电海外并购虽远不如长建进取,但基于“单打独斗”,债务承担远有过之。

举例说,中电于2011年斥资20 亿美元向澳洲新南威尔斯州政府买入一家电力零售商,同年集团的负债对股东资本比率(debt to equity ratio)急升至107%,即净负债高于股东资本。老毕翻查过中电截至2014年6月30日的中期业绩报告,发现集团负债对股东资本比率仍高企75.5%,与长建不足10% 相比,中电的负债水平看起来高许多。

然而,自2013年1月起,新会计准则正式生效。按照香港(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0号的规范,若上市公司对其联营公司从股东及董事会层面具有“控制”,即使该上市公司持股权少于50%,联营公司也可能被视为子公司,得把财务状况表外负债连资产合并入集团资产负债表内。

老毕并非“会计人”,不了解新准则的实际执行状况,但如果新规范于2013年1月已正式生效,而长建海外收购模式确有“负债体现”上的考虑,从这点着眼,长建过去两年进行的海外并购,是否还有必要采用旧有的策略?参考长建2013年年报,该年8月,公司伙拍长实、电能和李嘉诚基金会收购荷兰废物处理企业AVR;完成收购后,长建在AVR的股权比例为35%。本周宣布收购英国列车租赁商Eversholt,长建亦是伙拍长实进行。

两宗交易皆发生在新会计准则正式生效之后,但从AVR和Eversholt 的交易模式看,长建伙拍系内公司收购海外资产的策略,不见得跟以往有明显分别。那是由于新会计准则并非强制性执行、如何“体现负债”从来不是长建海外收购的主要考虑,还是集系内不同公司之力进行收购,利于争取较高的信贷评级,有助减轻融资成本?老毕并未持有长和系任何公司的股票,但作为投资者,想了解多一些而已。

百姓钱放哪里?

有一点在下倒是非常清楚的,不论港美,公用股近年都有令人刮目相看的表现。不论长建还是追踪标普公用股分类指数的ETF(纽交所代号XLU),相对恒指和标普500指数皆远胜,且不止赢一个身位,而是大大抛离。

这跟环球息口和经济状况大有关系。试想,脱钩后的瑞士以至固定汇率受到炒家冲击的丹麦,银行存放于央行的储备金利率已分别陷入负数,当局要对抗通缩刺激投资,下一步可以怎样?老百姓在银行的存款也要“罚息”,也许是迫不得已下的选项。到了这一天,存户要找一个安全之所“停泊”资金,而又不会眼睁睁损失本金,舍床底还有哪里?公用股今天闷声发财,未来只怕更加得宠。

正骨培训

SNEC上海光伏展览会

箱泵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