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氢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氢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金融之无间道一个关于办信用社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07 12:21:02 阅读: 来源:加氢缓蚀剂厂家

吴晓波频道

日前,我看到一则消息:在过去几年里,仍有超过80%的信贷资源是分配给国有企业的,民营企业的资金一直都非常短缺。

其实,“融资难”这件事情,中小型民营企业已经嚷嚷了二十年了。这不得不说是经济转型和发展中的一大遗憾,也是金融改革面临的一个两难困境。

这则消息,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一个民间老板在解决资金问题时,发生的“无间道”的故事。

那时候,D老板的事业刚刚起步,他有很大的抱负,有很多超乎常人想象的计划,但就是没有钱。

2011年网上调查,超半数的企业家认为中小企业的最大困难是融资难

那个时候所谓的“没有钱”,在今天看来其实也就是几百万、几千万而已,但是这笔钱,国有银行是不可能贷给他的。因为他的企业身份本来就有些含糊,是挂靠在别的公司下面的、不伦不类的一个企业,而不是像现在这种注册的纯粹的民营企业。

当然,他也没办法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投资。更悲哀的是,他也没有机会得到周围什么民营企业、私人老板的投资,因为这些老板自己口袋里也蹦不出俩子儿来。那时候哪像今天,有排行榜上的各种富豪,轻轻一抬手,就可以投一个VC或者PE给你。

于是,这个老板每天都捧着个大茶缸,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打转,琢磨怎么融资。突然有一天,他眼睛一亮,发现“信用社”是一个融资的好地方。

我很不解地问他,“信用社是干什么的?”

他说,“信用社就是私人银行。”

我说,“私人也可以办银行吗?”

他说,“信用社可以民间办,我要去办一个。”

我其实也不懂,将信将疑地看着D老板开始布局,到处找人打听哪里能办信用社。

我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早上,下着微雨。那天D老板的秘书说,有三个人来求见。这三个人被安排在D老板那个并不宽敞的会客室里,坐在很简陋的沙发上。

其中一个身材有点胖,操着一口东北话;一个很瘦,操着四川话;还有一个身材中等、长相斯文的人,戴着眼镜,操的是海南普通话。

这三个人都向D老板讲述了他们办信用社的信心、资源和条件。听完他们的话,D老板说,“好,给你们每人十万,一人给我办一个信用社。”

后来,这三个人在公司住了一段时间。我知道D老板给他们几个都布置了“功课”,让他们做一些前期准备。

在这段时间里,胖的人一直和公司员工喝酒吹牛,有时候还会突然消失两天——这是东北人典型的交往方式。另一个瘦的人,每天自己一个人琢磨、研究着什么,也不和别人交流。

只有那个看上去很斯文的人,我们暂且叫他Y先生,他会不时地向女秘书打探,“老板今天有什么交代?”“有没有空让我请教几个问题?”一副谦谦君子、虚心好学的样子。

当他在等老板的时候,还会不时地和女秘书沟通;有时候老板半天都不在,他就会坐在女秘书那儿和她一直聊天。那个女秘书住得离公司挺远,每天上班都显得很疲倦。Y先生就会照顾她,甚至帮她买早餐。

这三个人在北京培训了两个月以后,D老板听说海南的信用社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于是就派他们去海南办信用社,以解决资金燃眉之急。

结果,半年过去了,这三个人一个都没回来。D老板不但没有得到融资,还倒贴了30万。他非常恼火。但因为那时候没有手机,要找人非常不容易。他只能调动公司各种人员,一定要找到那三个人。就算信用社办不成,也一定要把那30万找回来,那时候的30万可是个大数目。

最先被找到的是那个胖胖的东北先生。D老板派去的人在一个小旅馆里按住了他,把他弄回北京以后,调查他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最后发现,他所说的自己结交了海南的这个人、那个人,纯粹都是瞎话,什么事都没弄成,但是钱早糟蹋完了。

D老板大怒,准备把他投入大牢。这个人只好求饶,说自己可以通过“租赁公司”的办法,在边境运输燃油,倒腾车皮也能赚钱——实际上就是“假租赁,真融资”。

D老板将信将疑,放了他一马,让他去做,结果还真做成了。但是做着做着,这人又不见了。D老板更是怒上加怒,又派人四处去找他,这哥们又第二次被抓了回来。这一次,D老板说非把他“送进去”不可,结果这哥们干了一件应该是他这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事——金蝉脱壳,逃跑了。他从此消失在江湖,无影无踪。

D老板气得每次说起这人都恨得牙痒痒,自己一世英明,却被这家伙骗了两回。

另外一个瘦瘦的重庆先生也被挖了出来。这哥们依然像之前在公司培训的时候一样,待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每天勤勤恳恳地找人、求人。他掏出几张纸,说这是自己发起的几个协议,按了手印,但还没有人民银行的批复。筹备的结果就是这些,但十万块钱已经花完了。

D老板气不打一处来,说他是笨蛋。但最后也无可奈何,不了了之。

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碰上一个坏蛋,你可以抓他;但碰上一个笨蛋,你只能怪自己命苦。

这个笨蛋没有牢狱之灾,也没有跑路,只是平平淡淡地又消失在人海中。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在D老板跟前拍了一个和自己能力不相符的胸脯,仅此而已。

最蹊跷的是那个斯文的Y先生。老板终于挖地三尺把他挖出来以后,大吃一惊——Y先生已经变成了比D老板还牛的地头鹰。

为什么呢?原来他曾经在银行学校读过一段时间的书,认识一些人民银行的人,积累了一些人脉,所以把事情搞清楚之后,还真把信用社办起来了。

但是唯一和D老板预期相反的是,这个信用社不姓D,而姓Y。

Y先生受了D老板的启发,拿着D老板的钱作为启动资金,办了一个自己的信用社。而且这个信用社居然在他手里办得风生水起,有几千万的规模;他手下的人马刀枪也不少,呼来唤去的看上去也很厉害;更让D老板火大的是,这个信用社的老板娘居然是当年自己最中意的女秘书!

原来,Y先生在北京期间,已经把D老板的女秘书轻松拿下,通过这个女秘书,他探得了许多D老板的底细,包括他的人脉,他要办信用社的目的、方法,以及他准备用什么机构发起、准备盖什么章。

Y先生把这些事研究透了,到海南把信用社办起来以后,把自己的老婆挪到一边,又把女秘书虏了过去,并在海南置办了一处房产。这女秘书也为情所动,抛下了孩子和丈夫,一个人奔到海南,跟Y先生一起走上了金融创业之路。

D老板知道之后,派了很多人过去搅和,一定要把Y先生打垮;缠斗了一段时间,D先生自己又碰到了其他问题,不得不先把Y先生放到一边。而另一方面,因为信用社来钱太容易,Y先生在海南炒房炒地的大潮中急于扩张,最后也消失在泡沫中了。

这个故事,十足道出了民营企业为资金所困的苦楚。在得不到国家银行正常业务支持的时候,“办信用社”是他们绞尽脑汁所能想出的办法。

无独有偶,在早期的民营金融实验中,做得最大、最成功的,是中关村(000931,股吧)信用社。当时,中关村信用社支持并且成就了不少早期创业的人。但遗憾的是,这个信用社的创办人,最后在金融整顿和一些涉及到其他是非的案件中,被枪毙了。给我们留下的,只有对早期民间金融创业的叹息。

我知道,二十多年以前的这些老民营企业,大概多少都碰到过这样的故事。

而如今,在信贷资源的配置上,民营企业所占的份额仍然不到20%,这不得不说是经济改革以来,特别是金融改革以来,一个特别悲惨的现状。

这三十年来,资本市场的确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民间投资也成长到足以支持很多民间创业者。设想,如果没有充分竞争的、公平的资本市场,也没有各种VC和PE来择优投资创业者,那我们的民营经济远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种蔚为大观的局面,更不可能出现像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和这么多“互联网+”。

但是另一方面,传统银行的信贷资源分配仍然过分偏向国有企业。这种情况,一方面导致了国有企业的效率更加低下,另一方面,也导致一些民营企业,特别是传统的民营企业制造业,发展得越来越滞后,始终无法走出困境。

市场要充分竞争,就需要各种市场要素的公平流动,其中就包括金融资源的充分竞争和有效配置。这些金融资产的配置标准不应该是企业身份,而是市场效率和风险控制。

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特别是金融体系、商业银行的改革,还有很多路要走。希望在今天的传统民营企业中,不会再出现一个“2016版D老板”的“无间道”故事。

微信公众号:融360房贷(fangdai123)

为什么盆腔炎反复发作

上海治疗盆底功能障医院

重庆哪个医院治疗精囊炎好-四种情况警惕心理阳痿,心理阳痿应如何调节。

上海妇科医院_聚甲酚磺醛栓几天排出东西是什么

南京皮肤病医院_指甲分层是灰指甲吗 灰指甲的症状有哪些

滴虫性阴道炎主要症状是什么